风林火山

The voice of your eyes is deeper than all roses.

【牛鹿】【生贺】温柔地杀死龙的方法(上)

鹿哥生日快乐!28岁啦!以后的路也要一起走哦!


美帝时间凌晨两点。。。实在没时间一次性写完,尽量分三次写完吧。。。鹿校草和他的备胎(?)的故事

 


 

{01}

 

“老,老吴,真…嗝,不需要帮忙?”高苏尧结结巴巴地说,他挠了挠弥漫着鲜红色的脸,另一条胳膊还搭在旁边老同学的肩膀上,看起来连独自站立都很危险。

 

“没事,我直接送鹿晗回他父母那儿,”停顿两秒、飞快地回忆了一下,吴亦凡肯定地说,“我记得地址。”

 

高苏尧仍是不太放心,被几个同学连哄带骗地塞进了出租车后座,车开启时还把胡子拉碴的脸贴上玻璃窗,从歪斜的镜片后盯着他们的方向。

 

吴亦凡一手扶着鹿晗,空着的那只手朝高苏尧挥了挥,眼看出租车喷出一股尾气,很快开远了。

 

一个吴亦凡瞅着眼熟但整晚上都没想起来名字的男同学踉踉跄跄走过来,面带谄媚地说:“凡哥你现在真是……啧啧,晚上在龙宫那会儿,你刚踏进门的时候我都没认出来!”

 

“不只是你吧,全包厢的都安静了好吗~”一个已嫁作人妻的女同学掩住嘴笑道,看向吴亦凡时眼里分明有少女般璀璨的光芒。

 

吴亦凡牵起唇角淡淡一笑。

 

他们七拉八扯了一通,没人提议再续摊,于是三三两两地撤了。等到最后一个熟面孔坐上出租车离开,吴亦凡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电话刚响一声就接通了,他特意确认了下鹿晗依然半阖着眼睛、处于意识不清的状态,才开口对电话那头说:“结束了……恩,在我旁边呢……”

 

他身旁一直埋着的脑袋鹿晗忽而睁开了眼睛。

 

“他喝多了,我准备送他回家,你觉得呢?还是应该……恩,我知道……恩……我知道了。”吴亦凡简单说了两句似乎就和那头的人达成了某种共识,他挂断电话,用打车软件叫了辆车。

 

这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街上冷清清,昏黄的灯光和闪烁的霓虹也拢不住冬日里的刺骨寒风。

 

鹿晗缩了缩身子,鼻尖擦过吴亦凡的肩头,那件形状挺括的大衣质地比想象中还要柔软些,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引得高个男人垂首轻声询问:

 

“很冷?”

 

鹿晗没有作声,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肘间——吴亦凡宽阔的掌心和修长的十指完全包覆了他的手肘,以一种小心翼翼的力道搀扶着,每当他重心不稳便收紧,过会儿又若无其事地松开一些。

 

为了维持醉酒的设定,鹿晗咽回已经溜到嘴边的“是啊冻死了”,转而吸了下鼻子,佯作一脸迷茫地抬眼望向对方,他圆润的鼻尖是红彤彤的,颧骨上有风刮出的红痕,眼角一片混沌的绯色——吴亦凡果然怔住了。

 

下一秒,当被揽入身旁那个温暖的怀抱时,鹿晗心满意足地自喉间发出一声猫一般的咕噜。

 

还是他的凡凡啊。他将脸埋在柔软的衣料中一阵窃喜。

 

……

 

“哎、龅牙!”

 

虽然每天都会听到这个称呼,吴亦凡还是下意识地抿起了嘴。

 

正值早高峰时间,偶尔经过的路人无不是行色匆匆,谁也没有留意到这边,两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一左一右一揽住吴亦凡的肩膀,状似亲昵对他说:“看你校服……我算你师兄哦,我初中也是这学校的~”

 

“你手上这表不错啊,借师兄戴戴呗~”两人分工明确,一个若无其事地钳制住吴亦凡,另一个试图去解他的手表。

 

刚升上初中的吴亦凡比他们小了两圈不止,怎么挣扎也构不成威胁,嘴里嚷嚷的“救命”在大人们听来不过是同龄人间的打闹,谁也没在意。

 

“不行!这是我爸爸给我的!”吴亦凡红着眼眶低吼道。

 

“那就让他再送你一只。”男生不耐烦地说。吴亦凡手上这只表的表带设计得有点特别,他研究了半天好容易才摸到门道,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吴亦凡踹了一脚。他“嘶”了声,接着一拳捣在吴亦凡小腹、疼得吴亦凡弯下腰,顿时被生理性泪水模糊了视线。

 

“把他弄进那个巷子里。”吴亦凡听见打人的男生对他的同伙说,后者立刻半拖半架着他离开了人行道中央,吃力地往右手边的岔路里钻。

 

吴亦凡攥紧拳头蓄力等待时机,打算在被拖进去的瞬间反击一把,挣脱开两人的钳制后掉头往公交车站跑,那里人多,对方应该不会再为难他。

 

一旦有了打算,吴亦凡便迅速冷静下来,他死死盯着巷口的红砖墙壁,在心里倒计时:三、二——

 

“你们干嘛呢!?”

 

——清亮的声音乍然响起,打乱了吴亦凡的计划,也打乱了“挟持”他的男生的计划。他们三个同时转身,眼睁睁看着一辆自行车猛冲过来、撞飞了钳制吴亦凡的那一个,不等呆站在原地的吴亦凡回神,自行车主人抡起书包砸向另一个高中生,对方后脑勺磕到身后的墙角、直接抱着脑袋蹲了下去。

 

整个过程不到五秒,吴亦凡连这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大侠的脸都没看清。

 

 “还发什么愣!走了!”大侠喊道,一把拽住吴亦凡的手臂将他按到车后座上,腿一蹬、自行车便窜了出去——吴亦凡没太坐稳,身子一晃、条件发射地抱住了对方的腰。

 

“啊、对不起对不起。”吴亦凡慌忙放下手,改为抓住车后座的铁架。

 

没想到骑车的人一手扶着车把,一手伸到后面来握住吴亦凡的手放回了自己腰间,说:“我骑车超快的,还是抱着我吧。”

 

沉默地,吴亦凡抱着对方纤瘦的腰,盛夏时节的阳光照在他的手臂上,因为常年打球而黝黑的皮肤吸收了热量,渐渐地有些发烫,索性他们的车速很快,掀起的风使他们彼此相贴的部分不至于捂出黏腻的汗。

 

待到心跳恢复了正常值,吴亦凡发现眼前的校服竟然和自己身上的是一样,仿佛终于找到了契机,他深吸了几口气,扬起嗓门,突破风的阻挠将声音传递到对方耳边:“同学!我们好像是一个学校的!”

 

对方爽朗的笑声顺着风拂过吴亦凡脸畔,由于不像后座的人需要逆着风喊话,声音要从容许多:“废话,不然我吃饱了撑的救你啊!”



.TBC.

评论(11)
热度(50)

© 风林火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