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火山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百万】演技派{02}

 ※配对:BrAnT.B(白曜隆) / PG One(王昊)

※篇幅:目测短篇

※取材自即将上映的韩国电影《Method》

※简介:当现实与演技的边界逐渐崩塌……对彼此的吸引,究竟是真情实感,还是入戏太深?


{01}


{02}

 


第二次剧本试读的灾难性并不亚于第一次。

 

从白曜隆挎着豹子背包进门起,王昊就头疼不止。他们两今天一个穿了一身黑一个身白,分坐在长桌两边,像在扮演黑白无常,俩小时的功夫李京泽尿遁了四次,最后一次索性再没回来,刘嘉裕抱着手臂眉头紧蹙,却一言不发——可能是槽多无口。

 

王昊在心里叹了口沉甸甸的气,调动尚未被消磨殆尽的三分演技努力撑住场面:“你冷静点,我这么做真是为了你好,等你冷静下来就能想清楚了。”

 

“哼,”白曜隆冷笑,这声冷笑可能是此人在这长达两个小时的对话中最富感情的一瞬间了,他单手托着腮,假公济私地扔给王昊一记眼刀,“为了我好?想清楚?可别扯淡了吧,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最明白。”可惜这份稀有的情绪波动没能保持过两个八拍,随着白曜隆眼里的嘲讽散去,他的台词也恢复了白开水一样的口感。

 

丁飞在长桌另一端打了个夸张的呵欠,他旁边的制片人则是双眼完全粘在手机屏幕上。

 

王昊掸了一眼对方的台词,果然发现这崽子还没熟悉剧本,短短一行的句子替了三个词,简直随心所欲。他按了按帽檐、掩藏住愈发烦躁的神色,情绪的连贯度并没有受到猪队友的影响,语气是剧本上要求的“十分受伤”:“你跟这儿对谁冷嘲热讽呢,咱能好好说话不,别人也就算了,BrAnT.B,对我你也要这样来这套?!”

 

台词念到一半,王昊耳边忽然“咔擦”“咔擦”响了两声,他掀起眼皮,余光看见白曜隆的经纪人正站在他侧后方用手机给自家大明星拍照。王昊强压住心头的光火,接上后面的词:“你到底想干嘛,想拆伙?!”

 

“哥,你也有过被背叛的经历,”白曜隆照着剧本念到一半,停下来对镜头比了个剪刀手,一秒从面无表情切换到阳光灿烂,再立刻从有到无,继续面无表情地读课文,“就不能将心比心吗?”

 

“背叛!?”王昊陡然拔高了嗓门,“BrAnT.B,你特么有种再说一遍!”

 

白曜隆跟看神经似的看了情绪激昂王昊一眼,兀自懒洋洋地念对白:“你吼什么,有理了是不是?别说一遍,我能重复到你耳朵长茧,给我听好了,P,PG…PG W——噗嗤……”

 

白曜隆笑场了。笑一两下还不算完,他持续地发出一种类似高压锅漏气的“嗤嗤嗤嗤”的声音,一边张开大手盖住上半张脸,由于皮肤白,脸额头都变得红通通了。

 

坐在斜对面的刘嘉裕顿感大事不妙,不等他伸手阻拦,王昊倏地站了起来,椅子脚拖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噪声。只见王昊几步跨到白曜隆身旁,捂住了对方的眼睛,沉声道:“B,你真的拿我当恋人吗?”

 

“你有病啊!”白曜隆毫不客气地打开了王昊的手。

 

王昊眼神一凛,攥住白曜隆颈上的金链就是一扯,白曜隆被扯得差点摔倒,眼镜滑脱了卡在鼻子底下,可他反应速度相当惊人,弓着背居然凌空转了半圈、反手就把王昊按在了桌沿。白曜隆刚要嘚瑟,不料王昊也是个眼疾手快的,勾过刘嘉裕面前的茶杯扬手就往后一泼,浇了白曜隆一头一脸。

 

“艹!”白曜隆猛地撒手连退数步。茶放了这么久早不烫了,但冷不丁进了眼睛还是不太好受。

 

白曜隆摘掉眼镜抹了把脸上的茶水。他眼眶都红了,茶叶粘在修剪得比刀刃还锐利的眉尾,难得显露出狼狈之色。将连同项链被一并扯出来的佛牌塞回T恤里,大明星恶狠狠地瞪向话剧新秀。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包括刘嘉裕在内所有人都一脸懵逼地坐在原位,连制片人都不摆弄手机了。

 

王昊平静地直起身,指着鸦雀无声的长桌对白曜隆说:“这一瞬间他们的安静和专注,感受到了吗?”

 

白曜隆不由自主地沿他指的方向看了眼。众人大气不敢喘地盯着他俩,刘嘉裕和丁飞貌似是臀部悬空在椅子上方,可能是提防他们再打起来。李京泽也终于尿遁回来了,一时摸不清状况只能呆立在门口。

 

“在舞台上这种抓住观众的瞬间往往持续不了多久,因为紧张感是稍纵即逝的,所以每一瞬间都要产生火花!每一瞬间都要用情感的冲突去填满!”王昊越说语速越快,仿佛在用机关枪进行扫射,白曜转回视线隆懵懵懂懂地望向他。

 

王昊抬手掀了自己的棒球帽扔到桌上,迈着沉重而急促的步伐迫近,白曜隆被逼得条件反射想后退,却被王昊率先抓住了手臂,力道很大,指节微微泛白。

 

“B,你真的不明白吗?”王昊抖着声音说。没了帽子遮掩,他的眼睛露了出来,白曜隆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台词,眼睁睁看着他眼睛逐渐湿润,泛起血红色,但眼珠仍亮得惊人,白曜隆——

 

“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有这么一天。我早下了破釜沉舟的决心,抛弃所有、义无反顾来到你面前,你真的什么也看不见吗!?”王昊哑着嗓子吼出最后一句,与此同时,泪水夺眶而出。

 

晶莹剔透的泪珠拖着银线划过脸颊,将落未落地悬在下巴颏儿,王昊抿起嘴唇,仰着脸望过来,从白曜隆的角度看去,他写满苦痛伤怀的双眼大而圆,宛如一口井,无法窥见其底。

 

白曜隆凝望着波光粼粼的黝黑水面,忽然福至心灵,之前只瞄过一眼的台词竟然浮了上来,他恍惚地续上了这段对白:“对…不起……我一直像个孩子一样,什么也不懂……”

 

白曜隆说完这句台词,莫名油然而生出一阵无力感,腿也有些发软。他眼珠剧颤,无措地看着王昊,众人便随他的视线一起看向王昊。

 

刚刚展现了教科书式情感爆发的王昊没有如大家所愿、将对手戏推向更高的台阶,而是沉默地松开了白曜隆的手臂,但没有断开两人相接的目光。他脸畔留有泪痕,亮晶晶的一道,看得白曜隆攥紧了手指。

 

王昊意味深长地盯了白曜隆一会儿,转身走出了会议室。李京泽在后面叫了两声,尴尬地挠了挠脸,迈开腿追了上去。

 

“没事吧?”确认大魔王暂时离场,经纪人赶紧上前安抚他家艺人。

 

白曜隆骤然垮下肩膀,长出一口气,听见战栗的尾音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哽咽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6)
热度(63)

© 风林火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