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林火山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百万】演技派{01}

 

※配对:BrAnT.B(白曜隆) / PG One(王昊)(斜线前后不代表攻受)

※篇幅:目测短篇

※取材自即将上映的韩国电影《Method》

※方法派演技(Method Acting)是一种影视戏剧表演技巧,脱胎自前苏联戏剧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所创立的写实主义表演体系的演技训练,要求演员在镜前幕后都要保持同角色一样的精神状态,即,精神上无限接近角色,以求成为角色本身。

※简介:实力派演员王昊一直以浑然天成的方法演技在话剧界小有名气,可这天他的生活中闯入了一位不速之客——年轻又浮夸的鲜肉歌手白曜隆,凭借人气空降成为另一位主角,却根本无心钻研演技。在王昊一次忍无可忍的爆发后,白曜隆对待表演的态度慢慢发生了改变,然而在两人变得越来越有默契的同时,现实与演技的边界也在逐渐崩塌……对彼此的吸引,究竟是真情实感,还是入戏太深?

 

 

 

朝着完美演技做最后冲刺,枉顾现实已岌岌可危。

 

当幕布掀起,谁才是真正的演技派?

 


{00}

 

“我最爱的One啊,”白曜隆忽然咧开嘴角笑了,笑容不似往日那般温暖傻气,而是带着几分惨然,他一瞬不瞬地凝视着王昊,缓慢地,近乎呢喃地说,“我今天终于可以完美地成为BrAnT.B了呢。”

 


{01}

 

约的是九点半,王昊八点半出门,坐地铁花了半钟头,走进大厦的时候九点刚过十分。其实他从来是踩点到一派,历史悠久可追溯至小学那会儿,今天难得提早了一些,也是因为这是第一次剧本试读,各方都到得很齐全,投资商那边还来头不小,他再踩点会显得不太妥当。

 

走出电梯后,带路的工作人员加快脚步走到第一间会议室门口,推开门朝里说了声:“王昊老师来了。”门内立即传出一阵小小的椅子脚过擦过地面的动静。

 

王昊放慢脚步,犹豫了一两秒,还是拉下了口罩,但没有摘掉棒球帽。他两手缩在相较身形来说过于宽松的黑色卫衣的袖子里,像只黑猫那样踱着谨慎的步伐走进会议室,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在帽檐的阴影探寻地扫过在座的人。

 

“哟、来啦,”刘嘉裕兴高采烈地迎上来,捶了一记王昊的肩膀,“今儿不错,没踩点提早到了啊!”

 

于是从清早起床到现在,王昊脸上头一回带出点笑颜色,他二话不说先捶了回去,然后调侃道:“怎么也得看刘导您的面子不是?”

 

“得了吧,还看我的面子,看我的面子你不迟到就算不错了。”刘嘉裕翻了个白眼,揽过王昊的肩膀把他往桌边带,一桌人都已经站起来了,很给他面子,除了另一位老熟人李京泽——这货懒洋洋地站起来拍了拍王昊的小臂,比了个去抽一根的动作就走了出去。

 

“编剧还是贝贝,就不用废话了……”刘嘉裕直接略过李京泽,开始给王昊重点介绍制片人和投资商那边,一圈介绍下来王昊也没记住几个名字,最后是配角演员,都是老熟人了。

 

戏份也挺重的丁飞几步迈过来,颇为自豪地搭着王昊的肩膀,吹嘘道:“我们王昊老师可是以方法派中的翘楚,演技肯定是不用多说的……怎样王老师,我看你今天这么嘻哈的打扮,还戴个口罩——是不是已经进入PG One这个角色了?”

 

“那我可真神了,两天前才拿到的剧本,”王昊被夸得脸上挂不住,连忙冲几个面露满意之色的投资商摆手,有点扫兴地解释道,“现阶段也就是外形上向角色靠拢,精神上的靠拢还没起步呢。”

 

他们七拉八扯了一阵,等王昊被安排在刘嘉裕右手边、也是这一列第一个位置、坐下时,已经过了约定九点半,另一位主演却还未到场。

 

又等了十分多钟,李京泽抽完一根回来,在刘嘉裕左手边落座,和他们一起盯着王昊对面、整张长桌唯一的空位发了会儿呆,突然开口道:“我听说BrAnT.B这角色给了个小鲜肉?还是唱歌的?”

 

刘嘉裕沉默地瞪了李京泽一眼,几个制片人因为这番话里有话谁都没出声,最终还是丁飞搭了腔:“嗯,白曜隆,听过吗?最近人气高得不得了,反正他来演咱就不用愁上座率了,绝对场场爆满。”

 

说的是大实话,但听在王昊耳朵里难免不自在。刘嘉裕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一声,李京泽往后一仰不再说话了,室内就只剩下制片人和投资商尬聊的声音。

 

闲着也是闲着,王昊从口袋里掏出耳机戴上,翻开剧本研读起来。李京泽探着脑袋望过去,能看见从剧本侧边露出的五颜六色的标签贴,大编剧欣慰地一撇嘴、朝刘嘉裕做了个鬼脸,后者意会地点点头。

 

不知过了多久,门再次被推开的时候,王昊用余光瞟见了,也没抬头,而是抬起手腕看了眼表——好家伙,足足迟到了四十分钟。经纪人模样的男人先进来对着大家一通鞠躬,王昊摘下耳机时正好听见他在道歉:“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对不住各位老师,来晚了,VOGUE那边结束得比预计的晚了不少,加上一路堵得厉害……”

 

王昊在心里嗤笑一声,一抬头,就见一个穿着亮紫色外套的男孩、目测一米八几、跟在经纪人后面晃了进来。

 

——年轻且浮夸。这是闪过王昊脑海的第一行字。

 

“算了算了,下不为例,”刘嘉裕打断了经纪人的絮叨,两手交握抵着下巴说,“赶紧给前辈们打个招呼吧。”

 

导演给了这么打一个台阶,男孩却丝毫没有就着下去的意思,一声不吭地晃悠到了王昊对面,经纪人抢在他径直坐下前代替他完成了自我介绍:“我们家艺人叫白曜隆,之前一直专注在唱歌上,没什么演戏经验,以后要请各位老师多多指教了。”

 

白曜隆几乎是把“不爽”两个字大大地印在了脸上。王昊觉得有趣,借着帽檐的掩护将人仔细打量了一遍:和时下的主流审美不同,白曜隆没有留阻碍视线的刘海,而是过分清爽的圆寸,额角剃了道闪电,他还长了一张圆脸,眼皮单薄,眼尾细长,绝不属于那种第一眼帅哥的长相,但他的皮肤很好,没有一点瑕疵,而且简直白得反光。

 

王昊说把手指从袖子里抖出来,指着白曜隆胸前又是金又是银大串套小串的装饰品,嘲讽道:“你是为了跟卡戴珊姐妹约会所以花了太久时间打扮自己吗?”

 

白曜隆愣了一瞬,反应过来后危险地眯起了双眼,顿时戾气横生:“你什么意思?”他的声音低沉悦耳,不愧是唱歌的,来演话剧也不错,挺有感染力。

 

“好了别再耽误时间了,你们两都这么有活力肯定是没问题了,咱们就赶快开始吧。”刘嘉裕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王昊无所谓地耸耸肩,白曜隆却还在恶狠狠地盯着他,直到自家经纪人掏出剧本铺开在桌面上,白曜隆才舍得分神给那崭新的本子。

 

其实王昊也就是看不过眼这小子迟到了还态度嚣张,没管住嘴随口怼了一句,本应该是到此为止了,没想到更让他无法忍受的还在后面。

 

“B,不是这样的,听哥跟你解释!”读剧本的时候不需要全情投入,但十分里三分总是要有的,王昊一方面出于个人习惯,一方面是想稍微引导一下新人,便带了五分的焦虑感在台词里。

 

可对面的白曜隆压根不买账,手肘撑在桌面上、头疼欲裂似的揉着太阳穴,一边磕磕巴巴地念台词:“哥你是在……怀疑我吗?我现在只有哥了,你是世界……呃,我在这世上的唯一啊。”

 

——灵魂是零。

 

我天,迟到就算了,演技还是塑料的,这小子典型是流量堆砌的产物。

 

王昊绝望地捂住脸。

 

“我出去抽根烟。”李京泽猛地起身走了出去,大概是怕再待下去会忍不住动手。

 

好不容易捱完了第一次试读,王昊站在角落里尽力降低存在感,等刘嘉裕和制片人投资商寒暄完了才凑过去,打算蹭车回家。没办法,读个剧本搞得身心俱疲,实在懒得挤地铁了。

 

两人维持着死寂坐上车,开出车库后被一群不知哪来的女孩堵在大厦楼前,王昊定睛一看,发现她们人手一条印有“崩天白龙❤演员出道”的横幅。还没等他想明白“崩天白龙”是个什么玩意,白曜隆就在保全的簇拥下从大厦里走了出来,女孩们顿时陷入了疯狂。

 

接下来的两分钟里充斥着女孩的尖叫,保安的怒吼,以及经纪人的呵斥,身为混乱源头的白曜隆反倒成了最平静的那个,他一路面带微笑地穿过人群钻进保姆车,在助理“砰”得掼上车门前还朝粉丝挥手说了明天见。

 

保姆车在人群的簇拥下艰难地驶离了楼前。这边王昊长吁出一口气,扭头对仍在目瞪口呆的刘嘉裕说:“换演员吧。”

 

刘嘉裕换上了一副“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

 

“跟这小兔崽子演情侣,就算是我也入不了戏。”王昊咬牙切齿地说,手一挥差点把手机屏幕怼到刘嘉裕的墨镜上。刘嘉裕往后仰了仰脖子,才看清屏幕上是微博搜索“白曜隆”显示的结果——

 

首当其冲的是白曜隆的着装品味,别说是为“浮夸”俩字代言,完全是把自己活成了浮夸本身,金光闪闪得隔着墨镜差点闪瞎刘嘉裕的眼;再就是关于初次跨界挑战话剧的采访了,浪花娱乐头条,被框出的大标题明目张胆写着“只是一次尝试,暂时没有打算往演员发展”。

 

“……”刘嘉裕噎住了,皱着眉头推开王昊的手,后者从未见过他如此苦大仇深的表情,一时错愕不已。刘嘉裕嗫喏了半天,直到后面的车催促地按响了喇叭,他才扭回头,一面转动方向盘,一面叹息着对王昊说:“昊啊,你就帮我这一次吧,哥们为理想烧得钱还不够多吗?这次是实在不得不止损了……”

 

人群已经散去,露出街道本来的面目。西安已步入深秋,天很蓝,阳光明媚,空气却是冷飕飕的。


王昊关上了车窗,拉起口罩,更深地缩进座位里。



<to be continued>>>>>{02}


评论(6)
热度(80)

© 风林火山 | Powered by LOFTER